软件教程

WWW.ENEN77,COM 和老头做了一晚上好爽

 许宁夕看着新出炉的体检报告,原本苍凉的目光逐渐变得清澈而有神:“太好了,太好了子豪!”

    太好了,她可以好好活着,直到所有的计划实现了。

    陆子豪向主治医生致谢,随后领着许宁夕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走在樱花纷飞的街道上,许宁夕心情好多了,看着眼前的美景,恍惚间有种重活一世的错觉。

    她欣慰地抚摸着肚子,不枉她白遭罪一场。

    陆子豪忽然问道:“宁夕,之前在国内诊断时,给你诊断报告的似乎是个新来的实习医生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?”许宁夕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怎么。我是觉得,胃癌与胃炎,这两个天差地别的病症到底是怎么被误诊的。那家医院从不收庸医,所以不存在庸医误诊的可能。”陆子豪说着听了下来,他看向许宁夕,认真地说出了心中的猜测,“那么只有一种可能——有人在你的报告上做了手脚,想欺骗你,让你崩溃,让你生无可恋,放弃本不该放弃本不想放弃的一些人和事。”

    许宁夕闻言,不由得停下了脚步:“子豪,你是说,这一切其实是许可心做的?”

    陆子豪点点头:“虽然我还没有证据,但是只要今后努力留意,一定会找到蛛丝马迹的。宁夕,今后你一切就医的事情,千万不要自己去,记得,一定要让我陪着,一定!”

    许宁夕的心中感动不已,说真的,这些日子要不是陆子豪一直陪伴左右,也许她早就精神崩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她用力点头:“子豪,谢谢你,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陆子豪欣慰地笑笑,伸出双臂,给了许宁夕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   多久没被人拥抱过了?许宁夕记不清了,她只知道,此时此刻,她的眼眶有些湿润,鼻子也酸酸的,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蔓延。

    风吹过,落樱纷飞,停在两个人的发烧与肩头,片刻后又再次飘扬而起,飞向未知的远方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个月,霍南山依旧忙碌地寻找着许宁夕,从助手苦苦找来的为数不多的一点线索来看,许宁夕应该是不在国内了,至于到底去了哪里,还不清楚。

    同时,他与许可心虚假的夫妻生活也在每晚关灯之后继续着。

    这一天下午,霍南山怒吼一声,将助手刚刚搜集来的情报全部扔在了地上:“废物,全是废物!这么大个活人就这么找不到了?你们都是做什么的?脑子长在脖子上当装饰的吗?”

    助手吓得面色苍白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候,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敲响,霍南山蹙眉摆摆手,让助手离开。

    片刻后,许可心盛装打扮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穿的是最新款的华伦天奴的高定夏装,一身清爽的薄荷色看起来确实赏心悦目,然而,霍南山并不想看到她。

    每次看到她,就能想到她那一墙之隔的放荡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可笑这个女人还好未察觉,甚至还沉溺在那样的男欢女爱之中,可笑。

标签:

最新资讯